幫毛孩爭取用藥權 台灣離目標還有距離

台灣動保人士認為,人用藥物多經過動物實驗的程序,卻禁止伴侶動物使用是很不合理的事。

2019年台灣家貓家犬的總量為230多萬隻,對照於逐年下降的新生兒出生率,常被媒體形容為「毛孩勝於小孩的時代」,事實卻是:台灣毛孩至今仍常面對無藥可用的窘況,因此讓動保團體急於為牠們爭取用藥權,近期先設立緊急用藥管道,而最終目標是爭取人藥負面表列開放使用。

台灣「寵物不能用人藥」的問題存在已久,癥結在於人用藥物和動物用藥的主管機關不同,人藥歸衛生福利部的食品藥物管理署(簡稱食藥署)管理,面對的是藥師;動物用藥則由農委會轄下的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簡稱防檢局)主管,面對的是獸醫師。獸醫師用人藥替小動物治病的歷史,少說也有20年以上,隨著家貓家犬的數量增長,需要的藥物也越來越多,導致藥師和獸醫師近年頻生摩擦。

最激烈的一次衝突在2019年6月,藥師公會認為授與獸醫師使用人藥權利的《動物保護法》,法律位階不及《藥事法》,因此要求主管機關應明確法源依據,並重新盤點已開放獸醫師使用的597項人藥,阻擋掉全面開放人藥供貓狗使用的要求。

時至2021年2月,依防檢局資料,開放獸醫師使用的人藥已增為611項,但是當有流浪狗受傷必須注射破傷風針劑時,愛媽和動保團體才發現,不在正面表列的破傷風藥竟然無處可求。和人類生活親密,傷病狀況也近似的毛孩,到底還有多少需要使用而無權使用的藥品呢? 禁止牠們使用的原因合理嗎?

2021年2月3日,獸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譚大倫、動物保護監督聯盟秘書長何宗勳及世界愛犬聯盟台灣總代表呂幼綸,參與了立法委員陳亭妃召開的協調會,邀集食藥署和防檢局官員,針對緊急用藥情況研商對策。

台灣立法委員陳亭妃(右圖左)出面排解毛孩使用人藥的障礙,防檢局局長杜文珍(中)和食藥署副署長陳惠芳同意建立緊急用藥平台。

防檢局局長杜文珍說,目前除了開放611項人藥供獸醫師使用,並由防檢局不定期受理獸醫師全聯會提出的「獸醫師案申請人用藥品治療動物之暫行替代品項」,召開專家審核會議。食藥署副署長陳惠芳則表示,611項動物可用藥品已占達人用藥物的36%,而破傷風本來就是管制藥品,近來更是全球缺貨。

不過考慮到緊急醫療的需求和動物福祉,杜局長和陳副署長都欣然接受成立緊急用藥平台的建議,設置窗口對接獸醫師全聯會,預計以一個月時間完成規畫。

至於由動保團體提出的以負面表列方式排除不適用的藥物,其他全面開放使用的提議,她們都表示一時難以實施,陳副署長更明確指出「一旦擴大開放,可能造成管理上的漏洞」。

反觀其他國家,美國因為人藥和動物用藥都是由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管理,早在1994年就通過《動物用藥說明法案(ANDUCA)》,認可獸醫師使用人藥的合法性,並對動物用藥採取「負面表列」,僅針對會有藥物殘留影響公眾健康的藥物處理列表,結果只有10種藥物不得使用在經濟動物,而貓狗等伴侶動物的可用藥品,負面表列上是完全空白,可見是沒有疑慮的。歐洲跟日本也都採用「標籤外使用人用藥」方式,開放獸醫師使用,也並未出現食藥署擔心的「管理問題」。

替毛孩爭取完善的醫療措施,台灣動保團體呼籲食藥署和防檢局比照FDA的先進做法,以負面表列方式全面開放人藥供牠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