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毛孩争取用药权 台湾离目标还有距离

台湾动保人士认为,人用药物多经过动物实验的程序,却禁止伴侣动物使用是很不合理的事。

2019年台湾家猫家犬的总量为230多万只,对照于逐年下降的新生儿出生率,常被媒体形容为「毛孩胜于小孩的时代」,事实却是:台湾毛孩至今仍常面对无药可用的窘况,因此让动保团体急于为它们争取用药权,近期先设立紧急用药管道,而最终目标是争取人药负面表列开放使用。

台湾「宠物不能用人药」的问题存在已久,症结在于人用药物和动物用药的主管机关不同,人药归卫生福利部的食品药物管理署(简称食药署)管理,面对的是药师;动物用药则由农委会辖下的动植物防疫检疫局(简称防检局)主管,面对的是兽医师。兽医师用人药替小动物治病的历史,少说也有20年以上,随着家猫家犬的数量增长,需要的药物也越来越多,导致药师和兽医师近年频生摩擦。

最激烈的一次冲突在2019年6月,药师公会认为授与兽医师使用人药权利的《动物保护法》,法律位阶不及《药事法》,因此要求主管机关应明确法源依据,并重新盘点已开放兽医师使用的597项人药,阻挡掉全面开放人药供猫狗使用的要求。

时至2021年2月,依防检局资料,开放兽医师使用的人药已增为611项,但是当有流浪狗受伤必须注射破伤风针剂时,爱妈和动保团体才发现,不在正面表列的破伤风药竟然无处可求。和人类生活亲密,伤病状况也近似的毛孩,到底还有多少需要使用而无权使用的药品呢? 禁止它们使用的原因合理吗?

2021年2月3日,兽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谭大伦、动物保护监督联盟秘书长何宗勋及世界爱犬联盟台湾总代表吕幼纶,参与了立法委员陈亭妃召开的协调会,邀集食药署和防检局官员,针对紧急用药情况研商对策。

台湾立法委员陈亭妃(右图左)出面排解毛孩使用人药的障碍,防检局局长杜文珍(中)和食药署副署长陈惠芳同意建立紧急用药平台。

防检局局长杜文珍说,目前除了开放611项人药供兽医师使用,并由防检局不定期受理兽医师全联会提出的「兽医师案申请人用药品治疗动物之暂行替代品项」,召开专家审核会议。食药署副署长陈惠芳则表示,611项动物可用药品已占达人用药物的36%,而破伤风本来就是管制药品,近来更是全球缺货。

不过考虑到紧急医疗的需求和动物福祉,杜局长和陈副署长都欣然接受成立紧急用药平台的建议,设置窗口对接兽医师全联会,预计以一个月时间完成规画。

至于由动保团体提出的以负面表列方式排除不适用的药物,其他全面开放使用的提议,她们都表示一时难以实施,陈副署长更明确指出「一旦扩大开放,可能造成管理上的漏洞」 。

反观其他国家,美国因为人药和动物用药都是由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管理,早在1994年就通过《动物用药说明法案(ANDUCA)》,认可兽医师使用人药的合法性,并对动物用药采取「负面表列」,仅针对会有药物残留影响公众健康的药物处理列表,结果只有10种药物不得使用在经济动物,而猫狗等伴侣动物的可用药品,负面表列上是完全空白,可见是没有疑虑的。欧洲跟日本也都采用「标签外使用人用药」方式,开放兽医师使用,也并未出现食药署担心的「管理问题」。

替毛孩争取完善的医疗措施,台湾动保团体呼吁食药署和防检局比照FDA的先进做法,以负面表列方式全面开放人药供它们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