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杀狗吃狗轻判 立委、动团:判决不当应上诉

2017年4月11日,台湾三读《动物保护法》修正案,禁止购买、食用或持有猫狗肉,宰杀或故意伤害动物者,最高刑期则提升至2年以下,是台湾动物保护运动向前迈进的一大步。然而,主导修法的立法委员王育敏检视修法前后的相关案件判决,发现刑责皆不高,而最新出炉的「丰原狗肉案」更是轻判!为此,王育敏今(19)日召开记者会,向各界说明判决有何不当,要求政府各机关针对虐杀、食用犬只案件应严惩,落实动保法内容。

修法过后,针对购买、食用或持有狗、猫或含有其成分食品者,可处以5到25 万元以下罚锾,而宰杀或故意伤害动物者,最高刑责则从1年提升到2年,但王育敏表示,修法过后的平均刑责落在拘役50日至3个月有期徒刑之间,第一起狗肉案的两嫌甚至只被判决30、40日拘役,比修法前的案件判的还轻!其中,王育敏指出丰原狗肉案的判决最为不当,因为此案不只有食用狗肉,更是涉及虐待动物,因此她也特别邀请破案的台中市动保处机动稽查员李荣峰还原案件现场状况。

李荣峰表示,当时他们先于警方抵达,还有移工试图收走餐具,对于他们的大阵仗,移工也以讪笑的态度应对,觉得他们大惊小怪,「为什么这些移工会用这种态度?我觉得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李荣峰说,一开始移工称狗尸体是路边捡到的,不吃可惜,而他办了这么多起狗肉案,所有外籍嫌疑人都是这种说法,这起案件是因为刑事小组到场检验血迹,在两位移工的手上验出血迹反应,才让他们松口承认主动杀狗。

现场除了发现没洗干净的血迹、狗的毛发、肉块外,还有一颗喷灯烤过的狗头,李荣峰表示,有些越南人相信「狗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杀掉吃起来比较补」,他在其他办案现场也看过石块、木棍等工具,这起案件则是直接以火喷烤狗,在宰杀过程让动物痛苦,犯的不只宰杀跟吃食,已经是虐待了。对于越南人的吃狗习俗,李荣峰则表示:「有些人会说饮食是一种习惯,但来到台湾、来到中华民国的土地就要守法。」

世界爱犬联盟台湾总代表吕幼纶指出,由于搜证困难,狗肉案多未起诉,丰原狗肉案是第一宗移工因为杀狗、吃狗肉被判刑的案例,但却是这样的轻判,恐将影响去年另一起重大狗肉案件「苗栗丘姓叔侄案」的判决,「在丰原案的起诉书上,移工都称有接受教育训练,所以他们都知道台湾不能吃狗肉。或许就是因为没有判例,才让他们不以为意,如果今天这起案件就是轻判,会不会让更多移工心存侥幸?」吕幼纶呼吁司法机构能够正视修法精神,对案件进行上诉并合理量刑,她表示,动保团体多年来的争取,不是为了严惩移工,而是为了让法律有吓阻效果。

动保律师颜纮颐则说明修法过后的指标性意义,他表示,在刑法上,一行为如果触犯数罪名,应从一重处断,所以过去对于有主动物的虐杀案件,通常是以刑责较高的毁损罪论刑,「但我们其实还是希望能不把犬猫当作物品来处理,在修法过后,动保法虐杀动物的刑责高于毁损罪,某种程度上已经推翻了动物是物的概念,到了生命的位阶」颜纮颐另指出,在丰原狗肉案中,司法体系没有考虑到凶嫌是否使用恶性手段,「如果纯粹的人道宰杀都违法了,更何况是使用恶性手段」他表示,法官在思考量刑中,应把凶嫌对待动物的恶性也纳入考量。

台湾动物保护行政监督联盟召集人王唯治则从行政作为上给予建议,认为主管机关劳动部劳动力发展署、农委会动保科应对事件有所检讨,对于雇主或仲介的查核,不该只停在有编写教材、有签到纪录,应以更积极的作为让移工了解事件的严重性,而这件事涉及的不仅仅是动物保护,若是移工不能遵守台湾的法令,也可能造成民众对他们的排斥,行政机关应该更加重视。劳动部劳动力发展署及农委会动保科则回应表示,如果有判例形成,后续他们就可以作为更有力的宣导工具,希望司法系统能够重视,他们会从预防跟教育的部份尽可能的去努力。

最后,王育敏再次总结诉求,要求司法院于现行「量刑资讯系统」、「量刑趋势建议系统」中,纳入违反动保法的判决,供法官在具体个案量刑时参酌,提升量刑的妥适性与改善现行量刑的歧异状况,并在将成立的「量刑委员会」拟定违反动保法的量刑准则,让法官正视动保法加重刑责的初衷,此外,检察官也应就丰原狗肉案上诉。

「一定要让外籍移工朋友清楚理解,台湾的法令明文禁止食用狗肉,而且一旦发生,真的会被起诉判刑。如果过去移工同侪之间有人吃了狗肉没事、因为证据不足没有起诉判刑,那就可能让许多人存着侥幸的心理」王育敏表示,动保法的落实需要众人不断的去努力,法通过不代表动物已经有了保障,落实才是对动物真正的保护。

社交媒体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email
Share on print

相关文章

加入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