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重拳治狗  22種狗被禁養

33

圖說:中華田園犬被成都市列為禁養犬隻,不僅讓中國動保人士反彈,西方人士也感到不解。

中國成都市今年8月發生一起德國牧羊犬咬傷少年的案件,導致官方下重手展開犬隻管理的整治,除了傷人牧羊犬的飼主被判處拘留和罰款外,並全面清理市內的禁養犬隻,因為禁養的犬種多達22種,並包括在中國城鄉普見的中華田園犬,讓愛狗人怨言不斷,民間收容所更是嚴陣以待,等著被棄養的各類犬隻。

其實不少狗種都是由人類針對特定目的,刻意繁殖培育出來的,包括被用於狩獵和戰鬥的各種鬥狗,但是因為牠們較有攻擊性,又被人類畫歸為「惡犬」或「危險犬種」,禁止飼養或是要求飼主嚴加管理,例如英國禁養4種大型鬥犬、澳洲嚴加規範6類犬種的飼養,但是像成都市這樣大手筆圈定22種「烈性犬」,不准許飼養的,可就罕見了!

 再來檢視22種「烈性犬」的名單,就更令人納悶,連秋田犬、牛頭梗、大丹狗這些從無犯罪紀錄的犬種全都上了榜,尤其是中華田園犬的列名,更讓一心想推中華田園犬成為「國犬」的動保人士杜玉鳳忿忿不平,她說這麼一來更沒有人會收養中華田園犬了。

對犬種有禁養令或限制規範的國家地區

歐洲

(斯堪地那維亞除外)

美、澳、

大西洋洲

斯堪地那維亞 俄羅斯

地區

其他
法國

波蘭

德國

西班牙

義大大

羅馬尼亞

瑞典

葡萄牙

馬爾它

英國

愛爾蘭

美國(39個州)

加拿大

委內瑞拉

波多黎各

厄瓜多爾

澳洲

紐西蘭

丹麥

芬蘭

挪威

俄羅斯

烏克蘭

白俄羅斯

土耳其

以色列

新加坡

百慕達群島

香港

澳門

                                     資料來源: petolog.com

為了保護民眾不受惡犬攻擊,國家地區開列犬種黑名單似乎是不得已的措施,這些犬種不是被要求禁養、禁止繁殖、禁止進口,就是狗主必須負起管理責任,狗隻一定要給予絕育,帶出門時務必戴上口罩,牽繩長度也有限制。

以最具知名度的英國《危險犬法案(Dangerous Dogs Act)》來說,自1991年起就嚴禁飼養比特犬(Pit Bull Terrier)、日本土佐犬(Japanese Tosa)、巴西非拉(Fila Braziliero)和阿根廷杜告犬(Dogo Argentino)4類犬種,以及混有牠們血統的任何犬隻。

香港承襲英國的制度,在香港法例第167章危險狗隻規例中,規定「格鬥狗隻」一律不得輸入香港,違反者最高可被罰款$50,000及監禁 6個月,而所謂的格鬥狗隻就是英國的危險犬種,法侓也禁止繁育格鬥狗隻,所以已養有這類狗的狗主必須取得由註冊獸醫發出的絕育證明書。

澳門則是自2016年10月12日起明令禁止飼養、取得、繁育5類兇猛惡犬,是在比特鬥牛犬、巴西非拉犬、阿根廷杜告犬和日本土佐犬之外,再加上西藏獒犬,當然也包括牠們的混種犬。至於已飼養的狗主,必須在6個月內向政府登記,並為狗絕育才可以繼續飼養。

圖說:澳門自2016年起禁養5種兇猛犬種,因為列入西藏獒犬,曾被媒體熱烈報導。      

這項為了保障民眾特別是兒童人身安全的法規,實施成效到底如何? 立法18年之後,2009年英國仍有5221人被狗咬傷需要到醫院就診,2010年倫敦警方甚至不得不專門成立一個「狗組」(dog unit),來處理相關案件。

但是狗組的組長就明白表示 :「世上本無惡狗,只有惡人;狗落到惡人手裏,就成了作惡的幫兇。」事實上,英國實施法案以來,估計有數萬隻狗遭到安樂死,其中多數是從沒咬過人的無辜狗狗,2014年,一隻好不容易訓練完成的嗅探犬泰森,被發現混有比特犬血統,最終也被迫安樂死,讓許多人哀痛。

因此,《危險犬法案》多年來被眾多英國民眾視為惡法,今年5月英國國會也針對該法案的效益進行調查,發現依據就醫紀錄,10年之間狗的攻擊事件升高了76%,而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更指出,從1991到2016年間,30件狗咬死人的案件中,21件都和危險犬種無關,也就是說《危險犬法案》是無效的。

圖說:被育種作為鬥牛犬的比特犬,因為被掛上危險犬種的標誌,往往境遇悲慘。

而英國BBC也曾報導成都的禁養令,表示所列的幾十種烈性犬,在英國人看來多半都是「可愛型」,根本不會聯想到「危險」,而令英國人最不能理解的,是「中華田園犬(土狗)」竟也列名其中,只因牠們是「站立時肩部最高點到地面的距離超過71厘米」、容易造成視覺恐懼的大型犬隻。

其實成都早在2010年就已颁布《成都市養犬管理條例》,載明22種禁養的烈性犬,這次捲土重來大加掃蕩,顯示之前並沒有落實執行,這回遇到大型狗咬傷人的事件,官方趕快搬出來做交代。

圖說:英國自閉症兒的陪伴犬Darla因被鄰居舉報有比特犬血統,險些被安樂死,幸好由飼主爭取到豁免權,才安全返家。

但是,與其挑出一堆貌似兇惡的大型狗,禁止民眾飼養,以達成保護人民的目的,實在不如要求民眾盡到飼主責任,因為狗會有攻擊性,無故咬人,問題不在牠們的品種,而是人類給予牠們的訓練,誠如美國著名的訓犬師西薩米蘭(Cesar Millan)所說:「我們從不管自己對牠們做錯什麼,只責怪牠們做錯了什麼,而由牠們承受一切後果。」

可見危險的不是狗,而是創造出危險犬隻的人!

Facebook Comments